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www.94116z.com > 正文内容

肺动脉高压母亲诉说生育无法承受之重:劫后余生后怕了

发布日期:2019-08-21 16:4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 

  原标题:两位肺动脉高压母亲用生命诉说“生育”无法承受之重 劫后余生后怕了:如果真死了,宝宝怎么办

  “还是老话讲得对,生孩子就是从鬼门关走一遭。”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皋源十分感慨。他身后的ICU病房里,复杂的仪器令人感叹科技之发达,但层层叠叠的导管背后,还有许多科技不能解决的无奈。在这里,两位肺动脉高压母亲用生与死诉说“生育”无法承受之重。

  6月20日,怀孕5个月的陆宁被连夜送往仁济医院抢救,她是一名重度肺动脉高压高危产妇。经过8天降压治疗并征得家属同意后,医院为陆宁实施剖宫产手术。陆宁的孩子没能保住,她自己也被送进重症医学科。

  “这种肺动脉高压的患者要怀孕的话,真的不是九死一生了,可能十死无生。”心血管外科医生王维俊直言。

  早在2016年,陆宁就被诊断出中度肺动脉高压,那时只是略微有点喘。怀孕3个月后,陆宁常感到劳累胸闷,但首次怀孕的她以为这是正常的早孕反应,未予治疗。又过了两个月,身体状况急转直下,当时估算肺动脉压最高可达153mmHG,超过正常值10倍,肺动脉高压已由中度转为重度。

  事实上,陆宁在怀孕前也做过检查和评估。王维俊坦言,各地对肺动脉高压疾病的认识不一样,“有的医院经验丰富,知道问题严重性;但仍有许多医护人员未必明晰其中风险,普通老百姓更不懂,会认为怀孕没问题或者可以冒险试试看。”

  终止妊娠的陆宁并未脱离生命危险。她不得不靠体外膜氧合(ECMO)生命支持系统维持心肺功能的运转。这是一种通过体外的呼吸与循环暂时替代患者心肺功能的系统,也能为医生争取更多救治时间。

  8月1日,记者见到陆宁时,这套系统已在她身上运行了30余天。然而,靠ECMO维持不是长久之计,医生曾考虑为陆宁进行肺移植。但就在移植手术前一天,她突发大面积脑梗,经过治疗,虽然苏醒过来,但由于脑梗影响,她的意识受到损伤,右眼已无法睁开,肺移植也再无希望。

  10日上午,陆宁撤离ECMO,但令人遗憾的是,3天后的深夜,她再次发生肺动脉高压危象,突发心跳骤停,抢救无效,香港和合图,离开人世。

  已经出院的产妇李玉兰心有余悸,她反复说:“这次线岁的李玉兰患有先天性心脏病,10岁时曾手术治疗,当时没人警告她不宜怀孕。18岁时,她生下第一个孩子,更让她对生育风险一无所知。

  与现在的丈夫结合后,两人都希望有一个新宝宝。孩子如期而至,危险也悄然降临。随着胎儿生长,李玉兰感到胸闷,“我老觉得头以下都在水里泡着,呼吸不上来”。她在当地医院产检时,被诊断为肺动脉高压。省会医院医生告诉她,如果继续妊娠,她可能会因此死亡,建议她立即终止妊娠。丈夫与公婆想保住她的性命,都同意这个方案。

  没想到,李玉兰坚决不愿意。面对固执的李玉兰,省会医院建议她前往上海,寻求仁济医院的帮助。李玉兰感到绝望,“我想,如果仁济医院的林建华主任也不收我,我会跪下来求她救救我的孩子。要是还不行,我就只能把孩子流掉。”

  幸运的是,仁济医院收下了她。当时她怀孕27周,肺动脉压高达121mmHG,住院期间,医生建议她观看纪录片《人间世2》的第二集《生日》,她看到片中产妇吴莹去世时,忽然害怕了。“我跟我老公说,万一我不在了,你再找个对我小孩好一点的。”李玉兰一度哽咽。

  妊娠不到30周,李玉兰开始宫缩,剖腹产下一名1.6千克的男婴。劫后余生,她的想法有些变化。之前她认为自己是单亲家庭,没有妈妈也活得很好,舍命生子是值得的。“但是现在我没有这个想法了。如果我真的死了,宝宝怎么办?”

  孩子出生第二天,李玉兰的丈夫拍了一张孩子的照片给她看。李玉兰给病友看了儿子的照片,吐槽说:“我宝宝长得好丑啊!”病友笑道:“你是我见过第二个嫌自己宝宝丑的人。”

  8月3日,李玉兰终于亲眼见到快两个月大的儿子。她激动地发了朋友圈,喜滋滋地说:“我老公拍照技术不行,我今天一看,帅多了。”而她病友的孩子,已不幸夭折了。

  仁济医院的医生时常会遇到一些孕妇出现高危反应,院方反复劝说她们终止妊娠,摇钱树论坛单双中特,但孕妇本人和家属都执意要求继续妊娠。医生对此感到痛心。皋源说:“自己的命运自己掌握,不要依赖别人。另外,男性对女性的尊重爱护也很重要。如果丈夫能多关爱妻子,或者能够多了解妊娠中可能致命的危险,怎么会舍得让她去冒险?”(文中患者均为化名)